1. <dfn id="a4p4x"></dfn>
      <tr id="a4p4x"></tr>
      <th id="a4p4x"></th>
      <code id="a4p4x"></code> <th id="a4p4x"></th>

        服務熱線:

        18187114325

        經典線路 LINE
        柔軟時光純玩大麗大索
        麗江(玉龍雪山)瀘沽湖大理火車經典純玩六日游
        麗江(玉龍雪山)瀘沽湖火車經典純玩五日游

        旅游問答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旅游問答

        滇劇

        作者: 本站 來源: 本站 時間:2018年07月20日
          滇劇是絲弦(源于較早的秦腔)、襄陽(源于漢調襄河派)、胡琴(源于徽調)等聲腔于明末至清乾隆年間先后傳入云南而逐漸發展形成的,流行于云南九十多個縣市的廣大地區和四川、貴州的部分地區。
        張家界旅小二旅游服務有限公司,旅游項目投資,旅游資源開發,旅游景區景點,旅游產品經營
          滇劇是戲曲劇種。滇劇包括絲弦、襄陽、胡琴等3種聲腔和部分雜調于明末至清乾隆年間先后傳入云南而逐漸發展形成的,逐漸吸收當地民間藝術,形成具有自己特色的地方劇種。滇劇的絲弦、胡琴、襄陽三大聲腔和一些雜調,都來源于省外傳人的戲曲聲腔:絲弦源于秦腔,胡琴源于由腔演變成的徽調,襄陽源于楚調(辛亥革命后改稱漢劇),三種聲腔,傳人云南后,結合云南的方言語音和風土人情、民間音樂,發生了變化,逐步形成了滇劇的三大聲腔。此外,滇劇的昆頭子、昆倒板之類,同昆腔有關,而平板、架橋、人參調、安慶調等,則同吹腔(又名石牌腔)有淵源關系。這些聲腔在云南戲劇舞臺上融匯之時,就是滇劇形成之日。
          絲弦腔源于秦腔,在滇戲三種構成因素中是主要的一種,它的唱法有“甜品”、“苦品”之分,可用于喜劇,也可用于悲劇。胡琴源于徽調的石牌腔,與二黃腔同源,故近似京劇二黃,但與京劇二黃又有不同,沒有〔原板〕,其中有一種〔梅花板〕是由〔二流〕跺起來加以變化而成的,在歌唱中夾帶訴說,可以唱到數十句不覺其繁復,真是如泣如訴、如怨如慕;常用于《黛玉焚稿》之類情節悲啼的戲里。
          襄陽腔來自湖北漢劇襄河派。由于長期在云南流行,不斷發展,并以云南土音演唱,與漢劇西皮已不盡相同而自具一格。特點是曲調流暢,旋律輕快、幽默,長于表達輕松歡暢的情緒。
          胡琴腔即二簧,來自徽調,入滇后也具有了地方特點,其曲調莊重、委婉。雜調有以嗩吶伴奏的“七句半”,以南胡伴奏的“筒筒腔”,以鑼鼓打擊樂器伴奏的“課課子”等,多用于生活小戲。
          幾種聲腔的使用,多以絲弦腔為主,一般有以下兩種情況:一種是一出戲一種聲腔歌唱到底,如絲弦腔的“春、梅、花、梵”四大本(即《春秋配》、《梅絳褻》、《花田錯》、《梵王宮》)等;另一種是多種聲腔混用,藝人稱“兩下鍋”或“三下鍋”,如《二龍山》是胡琴、襄陽“兩下鍋”,《三祭江》、《殺四門》等是“三下鍋”。
          滇劇的三種主要聲腔,結構均為板式變化體,都有倒板、機頭(類似回龍,但變化更多)、一字、二流、三板和滾板等板式。此外,各聲腔又有各自獨有的板式唱腔,如絲弦腔有安慶調、壩兒腔、二十四梆梆、飛梆子等;胡琴腔有平板、架橋、梅花板、人參調等。伴奏樂器絲弦腔以鋸琴(近似秦腔的二股弦)為主,襄陽腔、胡琴腔以胡琴為主。此外尚有南胡、月琴、三弦、撒啦(大嗩吶)、叫雞(小鎖吶)、笛子等。打擊樂器有小鼓、大鼓、梆梆、提手、大鑼、小鑼、鈸、碰鈴、镲等。
          滇劇的發展,已經歷了清代、辛亥革命時期、民國時期和新中國成立以后幾個階段。清代,是滇劇孕育、形成發展到逐步興盛的時期,繼前邊提到的3個滇劇班子之后,又出現了泰洪、慶壽、福升等戲班,曲靖地區也出現了玉林班。到了光緒年間,滇劇已經比較興盛。不僅有了職業戲班,農村中的一些業余滇戲班子也紛紛成立。辛亥革命時期,滇劇逐步建立了戲園,蒙自、個舊、東川等地也先后出現了戲園。辛亥革命后,業余滇劇藝人梁星周、葉少莊等搜集了200多出小戲,印刷經銷,流傳較廣。民國時期,滇劇由興盛逐步走向衰落。特別到了抗日戰爭期間,反動軍官楊據之對藝人抓、打、關、罵,進行人身侮辱,許多藝人被迫流離失所,逃奔外鄉。楊據之還搞來一些青年,成立科班,大肆演出宣揚封建迷信的劇目。由于反動派的摧殘,到了新中國成立前夕,滇劇已瀕臨絕境。
          據云南省戲劇家協會副主席兼秘書長喬嘉瑞介紹,新中國建立以后,經過“改人、改戲、改制”的3改活動,省和許多地、州、市、縣都建立了國營滇劇團。1950年,省里成立了實驗滇劇團,1953年改為省滇劇團,1960年建立了省滇劇院。在這段時期,很多優秀的文科大學畢業生也被分配到了滇劇團,記錄、整理了一批又一批傳統劇目,劇團和省文藝學校先后招收和培養了數百名滇劇演員及編導、音樂、舞美人才,大大充實了滇劇的新生力量。滇劇獲得了新生和迅速發展。
          任何事物都有興盛和衰敗,到了80年代末,大家的生活水平有了很大提高,精神方面有了不同的需求,滇劇在各種文化的沖擊下也有了衰敗的跡象。雖然滇劇具有很高的藝術形態,講究“四功五法、唱念坐打”,具有“雅俗共賞、古今同趣”的樂趣,但滇劇在一定程度上需要“解碼”,一個完全不懂古老劇種文化的人,剛接觸時會有摸不著頭腦的感覺,新生一代難免會被更易于接受、更有娛樂性的東西吸引。90年代后提出了精神文明重建設,文化如水、潤物無聲,古老劇種需要保護,“文華獎”、“梅花獎”等各種獎項的設立保護了滇劇的發展。這次舉辦的滇劇花燈藝術周也促進了滇劇花燈等地方藝術的振興。
          據1962年初步統計,傳統劇目已記錄大小劇本有1600多本。其中有秦腔路子、川路子、京路子和滇路子之分。秦腔路子與絲弦腔一起傳入,滇劇如《春秋配》、《花田錯》、《高平關》等。川路子來自川劇,如“五袍”:《黃袍記》(趙匡胤雪夜訪普)、《青袍記》(梁灝八十中狀元)、《白袍記》(尉遲恭訪薛仁貴)、《綠袍記》(蕭何月下追韓信)、《紅袍記》(劉知遠打天下);“四柱”:《炮烙柱》(紂王誅梅伯)、《水晶柱》(觀音收黿妖)、《五行柱》(孫悟空鬧天宮)、《碰天柱》(共工觸不周山)等。京路子來自皮簧戲(徽、漢、京?。?如《打漁殺家》、《坐宮》等。滇路子分兩種:一種是本省作者或藝人編寫的當地歷史故事戲,如《薛爾望投潭》、《逼死坡》、《寧北妃》、《陳圓圓出家》,以及辛亥革命后編的時裝戲,如《一碗蝦仁》、《新探親》等;另一種是移植外地劇種的劇目,發展后自成一格,如《三國》、《水滸》、《紅樓》等戲中的部分節目。此外尚有《打面缸》、《大裁衣》等雜調小戲。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整理了大批傳統劇目,并創作了一批反映白、傣、佤、哈尼等少數民族斗爭生活的劇目,如《蝴蝶泉》、《望夫云》、《版納風光》、《獨手英雄》、《佤山前哨》等。較有影響的劇目有《牛皋扯旨》、《闖宮》、《送京娘》和已攝制成影片的《借親配》等。
        張家界旅小二旅游服務有限公司,旅游項目投資,旅游資源開發,旅游景區景點,旅游產品經營
          滇劇歷史上,許多演員,以自己的藝術創造豐富了滇劇藝術,贏得了觀眾的贊譽。遠的不說,新中國成立前后;活動在滇劇舞臺上的著名演員就有羅香圃、張禹卿、栗成之、戚少斌、碧金玉、彭國珍等等,建國以后培養起來的在觀眾中較有影響的知名演員有萬象貞、周惠依、李廉森、邱云蘇、李少虞、王玉珍等。
          滇劇的表演藝術由于繼承和吸收了徽、漢、秦腔等劇種之長,使之具備了豐富扎實的基礎。云南是多民族的省份,向有“民族藝術海洋”之稱,滇劇在發展過程中,長期在農村草臺演出,吸收了民間多種藝術營養,因而具有鮮明的民族和鄉土特色。不少名藝人都有自己的絕招,如李少白飾《審潘洪》中的潘洪,能通過頭上紗帽的高低移位,表現出潘洪驚悸、焦急的復雜心情;花臉卜金山在《梅花簪》中飾禁子,只用一個鎖牢門的動作,使觀眾似乎聽見鎖簧入鎖的聲音,從而表現了他對犯人的同情和對官府的憤恨;又如名須生栗成之,他所扮演的《清風亭》中忠厚老實的張元秀,《馬房失火》中機智沉著的白槐,《四進士》中不畏權勢的宋士杰等角色,個個栩栩如生。尤其是《七星燈》中的孔明,唱工相當吃重,為了表現他鞠躬盡瘁,死而后已的精神,必須越唱越衰,而身衰心不衰,栗成之都表演得恰到好處,被譽為“滇劇泰斗”。
          滇劇的表演善于刻畫人物和富于生活氣息,這是一種老百姓喜聞樂見的形式。如《牛皋扯旨》中的牛皋與陸文亮,《烤火下山》中的倪駿與尹碧蓮,都是通過具有豐富生活內容的動作,表現出人物矛盾的過程,形象生動,性格突出,注意體驗和體現角色的思想感情。另一特點是語言生動,通俗流暢,具有民間歌謠的風格,如《秦香蓮》一劇中的許多唱詞,與全國其它劇種都不同,詞句明白如話,充滿生活氣息。
          滇劇在云南民間廣泛流行,擁有眾多玩友、票友。不少文人學士也是滇劇愛好者,由于他們的參與,對滇劇劇本的創作、加工,聲腔和表演藝術的提高、改進起了很大的作用。云南原住居民人數最多的白族和彝族,有本主和土主崇拜習俗,各村寨都有本主廟或土主廟,廟內均有戲臺。每年春節以后至農歷三月農事輕閑,便成了廟會的集中時期,幾乎村村都要輪流唱戲,各戲班都生意興隆。但是唱戲的演員更多的還是普通群眾中的業余愛好者,開戲之前數周都要先請戲師傅到村中教戲。一過春節,便開始了各戲班的演出旺季,那些能教戲的主要演員更是特別奔忙。
          劍川文人趙師程(趙藩之父)有《社戲曲》一詩對春社演鄉戲有形象生動的描述:“南村北村同賽神,大男中男粉墨新。大男昂長扮項羽,中男學扮虞美人。下臺不除紫巾岸,收場不洗翠眉頻。但逢相識拉拉次,肥肉大酒歡良辰。明年多收十斗麥,為君再把粉墨勻?!庇纱丝梢姷釀【哂袕V泛的群眾基礎。云南許多地方都有群眾性自發組織的鄉戲班,平時常有數人相聚,拉起二胡、打開鑼鼓清唱的“打圍鼓”活動,茶館是開展這一活動的主要地點。此風在城鎮尤盛,昆明等地的茶館幾乎終年鑼鼓聲不斷。
          一些滇劇特有的劇目在藝術上有濃郁的云南地方色彩,在內容上也強烈地反映云南的社會狀況。1884年中法戰爭,帝國主義侵略的觸角已直接伸向云南,全省民眾群情激昂,護路、護礦,維護國家主權的斗爭逢勃開展,繼之孫中山領導的民主革命亦得到云南志士的積極響應,滇劇成了反帝、反封建斗爭的重要手段。為適應民主革命形成的發展,便產生了滇劇改良活動,一批反映云南歷史和現實題材的劇目出現,深受歡迎。
          滇劇自出現之日起就是大眾型、群眾性的文化活動,大理、玉溪的群眾一直都很喜愛這種劇種,但相對于花燈來說,滇劇要求更高,更城市化,表演更難,對劇本的要求也更高。在采訪中記者了解到,一些非常有名的劇目,花了許多時間和精力去編排,但編排好后被束之高閣。比如1999年,《趙京娘與趙匡胤》在北京演出引起了轟動,演出結束后演員被圍住要求簽名合影。演員馮詠梅更是獲得我國戲劇最高獎——梅花獎,但《趙京娘與趙匡胤》自上京演出回來就沒有在玉溪公開演出過。優秀的節目難與觀眾見面,一則是觀眾的興趣問題,另一則可能就是劇目與觀眾還有一定的距離,不管從表現形式上還是劇目取材上都不能適應觀眾多方面的要求。在記者采訪省滇劇院的青年演員王樹萍、周霞(此次滇劇花燈藝術周中展演的滇劇《童心劫》里兩位女主角)時,兩位演員也表示,放下滇劇高雅的架子,加入群眾更感興趣的東西,從群眾的角度來編寫劇本,改變傳統的冗長的演繹手法,真正走到群眾中間,對于觀眾與滇劇來說都不是一件壞事,也可能使滇劇更好地被觀眾和市場接受。
        A片毛片在线视频免费观看,国产av在线观看,免费观看四虎精品国产,A片在线观看免费